放上雨督公美顏招攬人氣!

01~04前情提示……… 

 

大明朝自太祖開國以來,即設有專司監視臣民屬下言行的錦衣衛機構,直接聽命於皇帝,掌緝捕、刑獄之事,負責偵察京中官吏的大小事務。

燕王靖難起義,攻入金陵,建文帝闔宮自焚,自絕於宗社,然天位不可久虛、神器不可無主(1),以天下百姓計,燕王躬承天命,俯徇輿情,乃即皇帝位,年號永樂。

天命這玩意兒,聽起來很飄渺,說起來很玄妙,但理解起來其實並沒那麼深奧,無非是「勝者為王」四個字——誰打贏了天命就在誰身上。

太宗(2)榮登大寶,乃為天命所歸;建文秉性不孝,戕害諸王,失道終至寡助,為天命所棄絕。

偏偏就是有一批好發議論的文人吃飽了撐著,老愛非議皇帝龍椅位子背後不得不說的戲劇性,讓太宗忙著四處宣稱自己確是上承天命的真龍天子,更擔心少數有心人言論讓煽動百姓製造恐慌,深覺迫切需要監控百官言行,大幅加強了洪武時廢除的錦衣衛權力,但縱使如此,卻仍不足以令太宗安心釋疑,他認為光憑錦衣衛不能完全鎮壓百官,便設立了一新官署,名為「東緝事廠」,任命司禮監掌印太監執掌東廠,其下屬官則由錦衣衛中挑選菁英份子組成。

在太宗眼裡,相對於不是那麼信任的錦衣衛,還是隨其從龍的宦官更為可靠,比起宮外的錦衣衛,內宮近侍使喚起來也更方便些。

東廠職能是訪謀逆妖言等大奸惡事,負責偵緝、逮捕,而後交付人犯由錦衣衛的北鎮撫司審理。

照理說東廠與錦衣衛各有所職,乃是平行機構。

可但凡能提督東廠的太監無一不是帝王心腹、親信宦官,可進出內宮,直達天聽,而錦衣衛卻仍需上摺奏稟,親疏之別,登時立判。錦衣衛再出色再能幹,也抵不住人家時刻在皇帝身邊朝夕相伴、熨貼伺候,佔了地利之便,不著痕跡地說些黑話、上點眼藥實在太簡單了。

日轉時移,東廠地位逐漸凌駕錦衣衛之上。錦衣衛都指揮使見了東廠廠公,都要低頭哈腰,形同跟班小弟。

這還是好的呢!——想當年司禮監掌印太監曹少欽提督東廠時那才真叫是威風八面、不可一世。錦衣衛都指揮使想要上位都得巴結曹少欽,低三下四、奴顏婢膝地跪在曹少欽腳邊,叩頭認了乾爹(3)。靠著這麼一跪,抱好東廠廠公粗腿,換來升官發財。因此錦衣衛在東廠番子面前,就跟「兒子」沒兩樣。

英宗復辟重登帝位,曹少欽乃得力功臣,因而深受帝寵,掌管東廠,權傾朝野,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也不過份,當時東廠的番子橫行霸道肆無忌憚,想抓就抓、想殺就殺,只要稍有拂逆,便是家破人亡。東廠將反對曹少欽的人連抓帶抄地殺了一大片,滿朝文武噤若寒蟬,莫敢攖其鋒。

大明官場裡能爬上去的就沒有頭腦簡單的笨蛋,曹少欽氣焰正盛,與其硬碰硬不如虛與委蛇,留待有用之身報效朝廷。這是顛不破的道理——自古奸宦下場皆悽慘,閹佞無恥定不得善終!

這些忠臣一個個表面恭敬,內心無時無刻都在咒罵著曹少欽不得好死,掰手指數著皇帝將不日醒悟、驅奸逐佞,揭開蔽日浮雲,還朝政一個朗朗乾坤。但任誰也沒想到,曹少欽如日中天之際竟意外暴卒了,一下子樹倒狐猻散,手下為虎作倀的鷹犬走狗也被清算得七七八八。

由於曹少欽為人強勢霸道,司禮監被他經營成自己的一言堂,在他之下就沒個第二號強權人物,他這麼一死,驟然騰出一個偌大的權力中空地帶,有望上位的人登時都爭紅了眼。夠格角逐東廠提督太監的人選不少,個個勢均力敵,誰也沒比誰強,一幫宦官你搶我奪爭破了頭,這廂合縱、那邊連橫,互相拆台內訌了好一陣子,直至塵埃落定才穩定下來。

曹少欽在死後其勢力被清算,緊接著則是宦官激烈的內鬥,使得宦官勢力大為衰退。其後幾任的東廠廠公,無論手腕心計與帝王寵信都堪堪差了曹少欽一大截,倒是曹少欽時代東廠高調囂張的行事風格一貫延續了下來。

三年前東廠廠公出缺,今上成化帝原本有意由新寵內侍雨化田來持掌東廠,卻在司禮監這一關卡住過不去。

東廠隸屬於司禮監,所以東廠廠公也只能出於司禮監。先別提雨化田能不能在司禮監裡排得上號,就說進入司禮監的門檻,他連八字都還沒一撇呢!雨化田未滿二十,論學識、論資歷皆不足以服人,就算安排他進入司禮監,短時間內也站不住高位。

最後成化帝只能點了司禮監秉筆太監萬喻樓執掌東廠,為了安撫雨化田,將其升為御馬監太監(4)

成化十二年,京城怪事特別多,既有妖狐夜出,復有黑眚見於宮中,最嚴重的是竟有妖道李子龍窺伺內宮,圖謀不軌,當場伏誅。諸多煩心事惹得皇帝深感厭惡,認為東廠有怠忽職守之嫌,決心另尋偵緝管道,於東廠之外新設一內廷機構,名曰:「西緝事廠」,涵蓋東廠與錦衣衛一切職能,以御馬監太監雨化田提督西廠。

有了皇帝特意扶持,西廠迅速崛起,甫成立便雷厲風行地連辦數個大案,風風火火打響了第一仗,取代東廠成為皇帝的親信耳目,並在全國佈下偵緝網,刺探情報,緹騎四出。

一時之間,竟是把老前輩東廠擠到邊上去了,而西廠才成立短短不到半年。

不過,東廠畢竟是老牌子的偵緝機構,歷史悠久,勢力龐大,經營得根深蒂固。西廠平地竄起,力壓東廠一頭,看似風頭無兩,可將來是什麼光景誰知道呢?

雖說東廠有失聖心,勢力大不如前,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使眼下風光不在,仍舊贏在根骨未傷、積威甚深,等閒不願輕易招惹。

 

 
註1:參考來源:明成祖即位詔
註2:成祖Judy老人家廟號原為「太宗」,直到嘉靖十七年才被明世宗改其廟號為「成祖」。
註3:借用太監達人九千歲魏公公魏忠賢的稗官野史。
註4:御馬監太監:實權差不多等於(或者大於)兵部尚書。


話嘮的毛病發作,本回險成科普文。我知道劇情沒啥進展,SORRY……

本回還有一段,會努力跑劇情!

 

話說,若是能抱到曹督公大腿,想必也是很銷魂的……

   

 

 

 ▼〈龍門飛甲〉東廠廠公萬喻樓。瞧東廠廠公這素質,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人蓮花 的頭像
懶人蓮花

腐毒花園

懶人蓮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