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二季開始,(我的眼裡)只見被英雄王啟發的神父隨著覺醒的程度漸深越來越帥……

   

而這一集裡綺禮竟然又變帥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神秘)

就算到韓國整型也沒這麼有效率啊!

 

 

 

 

 

 

 

黑暗覺醒完成的綺禮開始認真地的打起聖杯戰爭,一出手就把僅剩的三大陣營都狠狠刷了一遍,ㄎㄎㄎ!神父不愧是變態導師眼中的良質美材,陰狠老辣,招招見血,比起衛宮嗣用計殺光Lancer陣營更加令人嘆為觀止。

本集悲劇主角乃是間桐雁夜。在覺醒黑暗原力的言峰綺禮面前,雁夜君簡直像是渾渾噩噩的中學生,慘遭惡魔般的言峰神父玩弄到精神崩潰哭著跑出教堂。(真事實,非誇飾

雁夜君不知道自己被惡魔神父給玩殘了,自始至終堅定地相信一切都是時臣的錯


同時,潛伏在黑暗中,一邊品嚐紅酒一邊觀賞真人實境的神父與英雄王活像是飯後閒暇共同收看晚間芭樂鄉土劇的甜蜜夫妻……

正值新婚新契約蜜月中的綺禮儼然是「看我玩死對手、拱手聖杯討你歡」!

沈魚落雁閉月羞花美得無處藏的金閃閃AU王愉悅地笑得好溫柔好人妻,儘管不甚滿意,但依舊很貼心地對身兼編導演三職的神父給予一點表揚,得到自家愛妻Servant鼓勵的神父欲發愉悅,鬥志昂揚。


鑑於這齣動畫做得最出色的就是動作場景跟顏藝,雁夜君當然也免不了徹底顏藝了一回。他比別人更幸福的是,至少還有撒必死——在那絕望與信念瓦解的瞬間,他衝上去壓倒長久以來愛在心裡口難開的人妻葵媽。

     

霓虹國的動作片真是A啊!(深夜動畫,兒童不宜)


壓倒姦殺人妻後,純情(約莫是中學二年級程度)的雁夜君幻想徹底破滅,對一切表示接受不能,嚎啕大哭地逃走了。

  

看到這一幕,由於本人的黑暗精神幾乎與愉悅組(或是作者老虛)同調,所以我很“殘酷”地笑了~

這時候我不禁回憶起那一句經典台詞,《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凡是有人笑的時候,就是有人被傷害了。人都是因為一些殘酷的事情,才覺得好笑。」

~( ̄▽ ̄)~(_△_)~( ̄▽ ̄)~(_△_)~( ̄▽ ̄)~

 

同情雁夜叔叔悲慘遭遇的善良觀眾,除了大喊「都是那對狗男男的錯,愉悅組應當燒死」之外,當然還得痛批人妻葵媽太冷酷太無情太無理取鬧……

如果雁夜一開始就繼承了間桐家,那麼小櫻就不會被過繼了吧。

葵媽內心裡肯定這麼想過。但畢竟身為一個善良溫柔的好女人,理智上阻止她將此宣洩於口。

遠阪時臣送女兒小櫻是去間桐家是為了得到間桐家魔術刻印保護小櫻異端體質的真正緣由姑且不論,反正葵也一無所知。


楊貴妃被逼上吊馬嵬坡,婉轉峨眉馬前死,君王掩面救不得。

——世上沒有救得了或救不得,只有想救或不想救。

在遠阪櫻過繼間桐一事上,其實就只有掌權大家長遠阪時臣願不願意同意的問題而已。

以夫為天的女人總是不會去怪罪她的老公——那個真正做下決定,答應間桐家要求的遠阪時臣。

於是,自然間桐家才是造成葵與櫻母女分離的真正兇手啦!

葵有她的內心陰暗層面,但遠比不上間桐雁夜那扭曲了長達十年以上的超級陰暗。

小說裡在四次聖杯戰爭開場的一年前,雁夜首次出場,此時的他已經十年不曾踏足間桐家大宅。而在雁夜的回憶中,葵媽嫁給遠阪時臣是在八年之前。

注意到了嗎?
十年前,雁夜君不願繼承間桐家的骯髒魔術,自我放逐,離家出走。
八年前,雁夜的心上人葵結婚,新郎不是他。

同樣身為御三家之一的間桐,雁夜以其未來的家主的身份,如果對魔術名門禪城提出求婚的話並非沒有勝算——魔術家族考慮的是血統與門第,個人意願還在其次。

也就是說,當間桐雁夜拋棄家門,天涯流浪去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失去了與葵合法在一起的權利。

雁夜在還沒開始打仗之前,就選擇了臨陣脫逃。而不是什麼在葵婚禮前夕見到她幸福的笑容,不得不甘願認輸。

……是因為我主動放棄,葵才會嫁給遠阪時臣的。

在我個人看來,雁夜君就是懷著這樣的優越感與葵媽和凜、櫻相處的,他陶醉其中,而且認為自己亦是這個美好畫面中的一員,而遠阪時臣只不過是個醉心魔道可以犧牲一切不顧家庭的混蛋。

常常在感情糾紛裡聽到這樣的質問:我對你這麼好,為你做了這麼多,為你犧牲了一切,什麼都拋棄了,為什麼你居然這麼對我?!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間桐雁夜為愛犧牲,為情奉獻,沒想到葵媽只是一個誤會就把他的長久付出推翻、滿腔心血棄如蔽履,完全就是時下為女友做牛做馬仍舊被負了心的純情少男火山孝子寫照。

然而,「為了你」這三個字本身就是一種口語上的誤謬。
真正的步驟應該是這樣:
一、 我為了你付出很多很多,希望你能夠因此感到開心。
二、 感到開心的你因此而更喜歡我/愛上我。(=為了我自己)

付出的人明明都想得到「二」的結果,卻老是口口聲聲自己只用「一」的心情在付出,一旦求而不得就覺得自己真心換絕情,恨不得變身咆哮馬抓著對方狠狠搖晃,一遍又一遍怒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如果是第二種原因,就不是「為了你」付出,而是「為了我」,因此沒有資格質問對方對你負心;倘若真有人懷抱著聖父心情,不惜一切只求對方開心,那麼你既已求仁得仁,也不需要質問對方是否負心。


整部Zero裡面,就屬間桐雁夜最悲劇。他想拯救的人一個也沒救到,想愛的人恨死了他,想殺的人也沒辦法手刃仇敵。比檸檬主任還悽慘,至少檸檬主任死得早,沒遇上覺醒的黑暗神父,被他揭穿赤裸裸的醜惡真實,信念瓦解崩潰。

間桐雁夜當然是個好人,但他並不是一個無私的人。真正驅動他忍受痛苦的執念其實是,打敗時臣,獲取聖杯,順便羞辱看不起他的蟲爺。

說真的,要拯救小櫻蘿莉,多的是方法,犯不著他燃燒生命到最後一刻。最簡單的,用令咒命令Berserker把蟲爺給滅了不行嗎?蟲爺再威也打不過Servant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人蓮花 的頭像
懶人蓮花

腐毒花園

懶人蓮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